往期阅读
当前版: 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摆渡人

  □燕茈

  十二岁那年,他成了孤儿,被师父收留了。

  师父是个“捡金人”,也称灵魂摆渡人。在他们那个地方,大家都相信人死后,“躺”着埋在土里,意味着人还“睡”着,并没有真的“死”去,灵魂还没有到天上,无法投胎转世。所以必须要有二次葬,即是捡骨(也叫“捡金”),将骨头装进“金坛”(装骨头的坛)中,另选地方埋葬,将灵魂送到彼岸。

  师父说,每一个灵魂经过时间的洗礼,都是纯洁无瑕的。师父每摆渡一个灵魂,就会在后山种一棵松柏,于是后山成了柏树林。

  在他眼中,师父就是一个和死了很久的人打交道的人。第一次见师父时,他直哆嗦,甚至能从师父身上感受到寒气,任何风吹草动都让他疑神疑鬼。

  感谢的是,师父收留了他,还要将手艺传给他。他很用心,师父说过的话他都牢牢记住。

  同一年,他随着师父到水坑村给丁姓家族一个已经去世了5年的老人“捡金”。丁家是当地的大户人家,人丁兴旺。他虽瘦小,看起来依旧是个孩子,但是眼神已经没有了恐惧。少年明净的脸,让无儿无女的师父看到希望。

  走了一上午的路,很是疲惫。

  厅里只有一张凳子,师父坐着,他站着。

  丁家主人沏了一杯热茶,师父喝着,他渴着。

  师父主动续杯,递给他。没来得及接,主人笑说:“小孩子,不会口渴的。”便将杯子给推了回来。他抬头,望见了主人的鄙夷。他的眼神闪过一丝阴郁。

  “心里头只有大人,没孩子。”他恨恨地想。

  选好时辰,“五服”内的直系亲人都要到坟墓现场先烧香祭拜。他一眼就认出了师父经常说的彼岸花。这是开放在天国的花,花的形状像一只只举着在向天堂祈祷的手掌。

  他没有给师父帮忙,反而摘了一把火红妖冶的花。扯下一瓣又一瓣,心里默念:

  “有。”

  “没有。”

  “有。”

  “没有。”

  “有。”

  “没有。”

  ……最后一片花瓣落地时,心里念的是“没有”。他触电一般将花梗扔下,跑到师父身边和师父一起刨土。

  开棺时,遗体已腐化干净。亲属们痛哭流涕,围成一圈。他帮着师父逐一将遗骨取出,再一节一节用麻布细心擦拭干净。最后按从脚到头的顺序安放到“金坛”中,取“坐”着的姿势,表示坛中人自然从容地坐着,面对人间和他的子孙,祭拜时就像与后人亲密无间地“见面”一样。

  盖罐盖之前,他看了一眼最上头的头颅骨,深陷下去的两个眼睛黑洞洞的,他不禁打了个寒战。最后和师父一起将“金坛”放进事先挖好的一个圆筒形井穴里,井穴上严盖一块圆形石板,再堆土成墓。接着丁家举行隆重的祭拜仪式,他退到树荫下,冷眼旁观。

  二十年后,师父寿终正寝。弥留之际,对他说:“我这一生唯一的职责就是将人送到彼岸去,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不管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人。唯一觉得愧疚的是丁家这二十年未添一丁。我不停回想,那天明明就没有任何差池……”没有说完,师父含恨而终。

  “师父,我错了……”他泪眼婆娑,长跪不起。

  那天,他悄悄地将丁家老人遗骨的膝盖骨调换了位置,所以“坛中人”不是坐着而是跪着的。当时他心里重复默念的是:“有大人没孩子。”

  “跪金”是“捡金”大忌,先人不舒服,灵魂无处安放。而摆渡人的诅咒最是灵验。师父一再交代,捡金时要心无杂念。他都记得,却做不到。

  他将师父安葬在柏树林,和千千万万纯洁的灵魂在一起。坟前长满了彼岸花,那一抹夺目的火红刺得他眼睛生疼。

  某一天,丁家听说祖坟被挖了。去看时,发现泥土被翻新过,坟前还有焚过的香。

  丁家次年添一女婴,族人喜;过一年再添一男婴,族人大喜。

  “赏灯”时,丁家来了位陌生客人。他给小孩送了个“利市”后悄然而去。“利市”封后面写着:“童叟无欺。”

  后来,再也没有人看见过他。

  有人说他继承了师父的衣钵,依旧为亡人的灵魂做摆渡,终生未娶。

  也有人说他去了一个没人认识他的地方,娶妻生子,过上了平静幸福的生活。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东重要讲话精神
   第03版:社会民生
   第04版:特别报道
   第05版:源城新闻
   第06版:旅游周刊
   第07版:“万绿湖杯”全国小小说大赛作品选登
   第08版:特别报道
摆渡人
父亲的债
爱情墓地
冬天的敌人
表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