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表决

  □王德新

  廖老板犯了难。廖老板最后想到法律顾问林律师。林律师听了廖老板的情况通报,判定廖老板碰到的基本是个哲学问题,但好像也与法律和规章制度沾点边儿。深思熟虑之后,林律师有了主意——表决!是的,表决是法律利器,也是解决很多哲学性难题的法宝。换句话说,哲学迟早会败给法律。

  这件事源自老张贴的一张字条。

  老张的字条贴在厕所门口,这是员工必经之路。字条上五个字,“请爱护公物”,白纸黑字简单明了,字写得也随老张,一副执拗的表情。

  老张是保洁员,平时在厕所走动。他发现了一个问题:水管换上几天就拧坏,水就乱滴答。老张想,这是不爱惜的结果,拧起水管来跟有仇似的,咋能不坏!老张平时话少,跟老黄牛差不多,不得不说话时,也是嗯一声嘿一声,仅限几个叹词而已。想想也对,谁见过整天扯闲篇的牛呢?

  到底还是有人看出了问题。有人认为这张字条毫无道理,狗屁不通!问题出在“公物”二字上。因为这是一家私人企业,厂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直至墙角的几枚烟蒂,都是廖老板私人的。你老张把水龙头说成公物,不厚颜无耻么!那水龙头,与你啥子关系?可别自作多情了!

  正如林律师的判断,厂子的确遭遇了哲学问题。而哲学问题看似简单,却极其难缠,可把一头牛活活憋死。比如“娘和老婆落水先救谁”,比如“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些都不好回答。单看产权,那个易坏的水龙头算不得公物。看使用情况呢,它又似乎是公物,这个厕所里的水龙头,除了廖老板大家都用。

  在哲学面前,廖老板黑了脸。以前,廖老板遇到的都是生意上的事,他处理那些事嘁哩喀嚓蛮痛快。这次不同,廖老板自感掉进了棉花堆里,有劲使不上。经林律师点明,廖老板才恍然大悟,此次遇到的,正是生意人最害怕的所谓哲学。

  廖老板又小心翼翼地权衡了一回。廖老板是有特点的,他的思考能力较差,但权衡能力却相当不错。廖老板心里有了数,还找了几位职工座谈。

  这天,廖老板召开了全体职工大会,主要议题当然还是营销,营销是厂里的永恒主题,讲的是“全年营销、全员营销、全脑营销”,每周的例会挺有花样,当然也挺腻歪。可是,不腻歪不成,不腻歪厂子就很快玩完。这天的会议多了个尾巴,这个尾巴正是“水龙头是否是公物”的议题,职工投票表决,给水龙头一个法定的定性。

  投票前,廖老板请老张说两句。会场里鸦雀无声。老张慢腾腾地站起来,并没发出预想的洪亮声音,而是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颤颤巍巍地递给了旁人,旁人一个个地传,传到了主席台。廖老板和担任本环节主持人的林律师先后看完,又耳语一下。林律师调整了状态和语气,感情充沛地说:“老张在纸条上写的是——老板给俺用的东西,就是俺的!就是俺的!就是俺的!”林律师读得字字铿锵,直听得人心里暖暖的,眼眶热热的。

  最后是投票,题目就一个:“你认为厕所里的水龙头是不是公物?”题后有两个选项,“是”和“否”,在后面打钩就成。

  收票,统计,结果很快出来了,一百多人的票只有两票是“否”。

  廖老板举起了双手,第一个鼓起掌来,众人也随之鼓掌。但是,一片疑云也同时飘来,大家心里都在揣测,那两张“否”票是谁投的呢……

  刚刚按下葫芦,却浮起了两个瓢。两张“否”票!这似乎是一个更大的哲学问题。呜呼呀!看来,法律迟早要败给哲学啊!林律师却又如此想。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东重要讲话精神
   第03版:社会民生
   第04版:特别报道
   第05版:源城新闻
   第06版:旅游周刊
   第07版:“万绿湖杯”全国小小说大赛作品选登
   第08版:特别报道
摆渡人
父亲的债
爱情墓地
冬天的敌人
表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