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们都是好孩子

  □朱羊

  接到油采技校录取的通知书,已近1982年的尾声。我主修的专业是汽车驾驶,很热门,当时的年轻人做梦都想在油田当一名司机。

  油采技校坐落在一个叫二站的地方,离车站很远,走路至少要半个小时。按照规定,我们要住校,一周回家一次,向父母讨五块钱生活费。

  吃过报到的第一顿晚饭,喜欢交朋友的白文化掏出一包葡萄香烟给大家分,到我这里就剩一支了,他夹着烟冲我晃了晃:“你是好孩子,甭学这个了。”

  我们从小玩到大,所以他是啥德行我自然心里有数。本来还想与他分享从家里带的酱猪蹄,因为这根烟,我改变主意了。

  “听说二站这个地方很乱,有劫道的……”同学们窃窃私语着。

  没一泡尿的工夫,这句话便被证实了。

  学校的杨保干抱着一捆腊木镐把子进了宿舍,咣当朝地上一扔:“孩子们,晚上要有来抄宿舍的,给我往死里打,留口气就行!”

  宿舍里嘘声四起,杨保干临走前有些尴尬地搓了搓手:“反正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我找出那本看了几遍的《林海雪原》,无聊地翻起来。

  白文化悠闲地吐着烟圈儿,不轻不重地搡了我一拳:“哥们,陪我出去走走呗?”

  “没空儿。”

  白文化见我不理他,只好鼓动别人:“有想吃冰棍儿的没?跟我走!”

  立时有人响应,一阵呼呼啦啦地吵嚷过后,宿舍里难得安静下来。

  我继续看小说,正入神呢,后背再次让人狠拍了一下。

  我猛地将书摔下,吼道:“姓白的,你有完没完?”

  “啪!”我只感觉脸上一片火辣,眼前直冒金星。随后,一张陌生的瓦刀脸凑到我面前,冷森森地说:“起来!”

  此时,宿舍的空地上已经跪下六七个同学,大家慌张地看着瓦刀脸的一举一动。

  瓦刀脸斜着眼睛打量我们:“你们竖起耳朵听清楚,老子叫秦三。”

  秦三身后还跟着一位膀大腰圆的大个子,他一边搜着我们的衣兜,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三哥来了,你们总该有点儿表示才对呀。”

  两个人如同跳进羊圈里的两匹狼,没有遇到丝毫的抵抗。没有人敢站起来应声,大家和墙角那堆无动于衷的镐把一样沉默。

  我的伙食费还有那只酱猪蹄,最终成了送给秦三的“见面礼”。

  这一天毫无疑问是我有生以来最难以启齿的恶梦。此前,我曾无数次畅想人生,假若早生几十年,自己会像杨子荣一样只身闯匪穴,一腔热血写春秋!最不济也是一名游击队员,战斗在白山黑水之间,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然而,冰冷的现实却无情地将我的梦敲得粉碎……

  白文化他们在回来的路上也遭遇到秦三。和他一起出去的同学说,双方发生了冲突,白文化的左眉梢儿被秦三用自行车链条扫破了皮儿。

  白文化擦着脸上的血,咬牙切齿地发誓:“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走着瞧!”

  我建议向杨保干汇报,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

  白文化横了我一眼:“保干要是管用,会给咱们发镐把么?”

  我权当他说气话。凭我们这些身单力薄的穷学生与秦三斗,摆明是以卵击石啊。

  我没有将伙食费被抢的事告诉白文化,谎称不小心把钱弄丢了。

  “没事,咱俩省点儿吃吧。”白文化安慰我。

  好不容易撑过一个星期,终于可以回家了。

  杨保干奉命护送学生去车站。公交车已经开过去两辆了,仍有几十个学生没上去车。

  这时候,秦三领着七八个地痞赶到了车站。

  羊群一般的学生被他们冲得七零八落,杨保干喊破嗓子也无济于事。一个女生被挤倒了,躺在地上哇哇大哭,秦三他们迅速围了过去。

  杨保干满头大汗地跑过来:“秦三,你想干啥?”

  秦三斜叼着烟,流里流气地:“我想和小妹妹交个朋友,不行呀?”

  “你再敢胡闹,我报官抓你去蹲笆篱子。”

  “好啊,老子正馋那口棒子面的窝头呢。”

  说着话,几个人上来对杨保干推推搡搡。不一会儿,老杨明显体力不支,节节后退。

  车站上乱成了一锅粥,学生们更是焦灼不安。

  正是天降大任于斯人。只见两眼冒火的白文化,登上一处土坡,大声喊:“同学们,不想当缩头乌龟的,跟我上!”

  说完,他像一头发疯的豹子,从地上抄起一根木棍,号叫着冲了上去。紧接着,一个、两个、十几个男生也呐喊着冲了上去,等我也加入到冲锋的队伍时,秦三他们早吓得作鸟兽散了。

  自此,白文化成了二站鼎鼎有名的人物。

  这一仗,不可一世的秦三被打折两根肋骨,在家躺了小半年。而且还落下个病根儿,只要一听到白文化的名字,就浑身哆嗦……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特别报道
   第04版:经济新闻
   第05版:源城新闻
   第06版:特别报道
   第07版:“万绿湖杯”全国小小说大赛作品选登
   第08版:专版
朋友圈
流年
我们都是好孩子
抢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