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风和日丽的每一季

  □罗丽丽

  归还

  开一支红酒,

  趁着微醺与繁星对话。

  人世间太嘈杂,

  几件事情要嘱咐:

  百年之后,

  绿意寄予秋日,

  花影要映衬白墙,

  枫叶依然属于倒影,

  我归还给你!

  锡场

  十月,

  饥饿的山村吞噬掉混沌的欲望,

  荆棘丛生的小路连接着朗月,

  星空肆意漫过山冈。

  湖水底下的故事没人诉说,长满了锈,神秘且漫长。

  蛰伏的生灵悄悄翻了身,土地颤动。

  岸边的植物在狗吠中撕扯着长高了一寸,

  夜风中杜鹃乍起,声声诱惑,

  “不如归去”

  我可是为了你,

  才记录这人间一场。

  预谋

  一群南方的星星,

  策划一场惊天动地的浪漫。

  它们穿过我的冥想,

  穿过天南地北热恋的人们暗涌的期待。

  它们聚集飞奔,如脱缰的羔羊,凝结一身的冰霜,

  在北方下一场肆意飘扬的大雪。

  我要在雪地上画你的脸,

  覆盖在我燃烧的心上。

  家族史

  听一段马背上的颠沛流离,

  走一程你故园的小路。

  倚着老屋的门框,和隐秘的旧时光,

  一同坐在空旷的历史里,

  静默不语。

  在族谱的记录里找到你的名字,

  反复确认你的家族史。

  我指尖划过的每一个字,

  都在深情呼吸。

  繁花

  如此清冷的天气,

  最适合找一片沙海躺着,

  陪着你回忆旧时。

  乌云在身后翻卷,

  我沉默不语,你睁开眼,

  繁花盛开在你我中间!

  缱绻留念的是

  ——

  日与夜的边界,

  涌动着两个春天。

  重阳

  那年去翻一座山,

  柏树与蓝天宿命般交错,

  倒挂的松果如时间坠落。

  你需要陡峭的山,

  我等待樵夫每日黄昏带回来的干柴。

  忘了跟山谷要答案,

  倒是瞧见,

  你开垦过的山野,

  一直色彩斑斓。

  九十年代

  梦里回到九十年代,

  清晨听自行车叮铃喧闹,

  在操场认真做一套广播体操。

  大街上的流行歌曲交织着迷茫与狂热,

  白衣少年桀骜不驯,晃着头唱着“我不相信”。

  我躺在午后阳光碎片中看书眯眼儿,

  把你随手给的路边大红花做成书签,

  夹在书里成了光阴的剑。

  梦醒别问我睡得好吗?

  我要站在九十年代的门口,

  让你再看我一眼。

  灵感

  今年最后一缕阳光照耀南方之时,

  将层层臆想揉碎了深埋淤泥里,

  来年长出绝望的桔梗,

  孤独听诸神的合唱。

  我虔诚打开你的诗集,

  风不来的时候,

  你是沸腾的灵感。

  听说

  八月十七,深夜。

  听到骚动的月亮抖落的,

  中秋时节,第一场雨。

  因为踩过云层,

  我的脚踝和窗外的世界一样冰凉。

  想起你说过的一些小事,

  窥见过去岁月的蛛丝马迹,

  打翻一杯缺席的酒。

  反正谁也不知道,

  我在你的梦境中哄着你。

  短章

  (一)

  去翻阅每一朵花,

  从枝头到大地的章节,

  每一篇都遗世独立。

  如同你出现在我生命中,

  每一段不重复的时光。

  (二)

  一见你,

  内心小兽就调皮,

  蹦跳着戏弄白色街灯悬挂着的黄色月亮。

  我假意唬一声!

  它便与风浪一起,

  融化在霓虹闪耀的夜晚。

  (三)

  想出一趟远门,

  不惊扰任何人,

  住进你葱茏翠绿的心里。

  归途装作草木依旧,

  像没有出过远门一样。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时政要闻
   第03版:综合新闻
   第04版:国内新闻
   第05版:东源新闻
   第06版:理财周刊
   第07版:万绿湖
   第08版:特别报道
细节是联想的源泉
风和日丽的每一季
佗城百家姓围龙宴
己亥腊月初九之龙川苏堤
遗失声明
收费标准
广告